不满20岁男子网购24支仿真枪 法院判无期徒刑

不满20岁男子网购24支仿真枪 法院判无期徒刑

           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介绍申诉情况。网络图片


网购了24支仿真枪,货还没收到,就被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。即将20岁的刘大蔚,在狱中手写了26页申诉材料,其父母也从老家四川大竹县搬到福建宁德市,边打工边到法院反映情况。申诉代理律师、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认为,刘大蔚没有走私武器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,涉案枪形物可能不是其购买的,案件量刑过重。

据《中国青年报》

网购平台页面显示是“游戏BB枪”

2015年4月,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武器罪,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。当年8月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。

根据判决,刘大蔚是2013年8月通过QQ与台湾卖家“BH”联系上的。2014年7月初,刘大蔚在“BH”提供的“××武器空间”里选了24支枪形物,并把型号发给“BH”。7月16日,刘大蔚通过负责代拍的淘宝网店,用支付宝付了30540元。

关于买24支仿真枪的理由,刘大蔚多次称:“我喜欢仿真枪,想摆在家里当装饰,看起来威风。”

记者发现,刘大蔚挑选仿真枪的“××武器空间”,其官网是一个至今在大陆可以正常访问的台湾网购平台。

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说,她知道儿子想买24支仿真枪,还看过卖枪网站,上面写着“游戏BB枪”,“我们想,网上既然能公开卖,应该是正规的”;即使违法,可能也就罚点款、最多关几天,“哪知道会触犯刑法、判无期徒刑?”

最终,刘大蔚24支枪形物被鉴定为20支系真枪,根据司法解释,走私非军用枪支十支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,可判处无期徒刑。

“只是想购买仿真枪用作收藏娱乐,没有购买真枪的主观故意。”申诉代理律师徐昕表示,网购平台显示着“游戏”字样,20支所谓枪支并未实际送达刘大蔚,他从未接触,对其致伤力一无所知,更无法检测。

律师称扣押清单与所购不完全一致

2014年7月22日,福建省石狮海关缉私分局在泉州某物流公司仓库查获了一批货。8月4日,海关人员清理时发现两台重量异常的饮水机,一台在箱体内部藏匿24支枪形物,另一台藏了11支。

判决书显示,藏有24支枪的饮水机准备派送至“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”,提货方式为自提,收件人为“席先生”。判决认定,货物实际控制人其实是刘大蔚。

“刘大蔚网购登记的收货人是‘周先生’,不是‘席先生’。登记的地址是‘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城内自提,635100’。”徐昕认为,海关扣押的枪形物有可能是他人购买。

徐昕认为,24支枪形物的一些细节值得继续推敲。他发现,判决书记载的淘宝代拍店主证言显示,“BH”告诉过淘宝店主,整枪会被拆成散件再运到大陆,“而被扣枪形物是完整的仿真枪”。

另外,刘大蔚第一次口供即表示,24支枪有4支长枪,至少有一支是充电的,其他3支记不清了。在申诉材料中,刘大蔚则称4支均是充电的。但经鉴定,扣押枪形物除了3支为模型,其余都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,没有充电的。

刘大蔚在申诉材料中还称,他对仿真枪藏在饮水机的情况不知情,“商家没有跟我提过”。

鉴定书被指部分内容不合规范

泉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2014年9月出具的《枪支、弹药鉴定书》显示,送检24支枪形物,有20支具有致伤力,认定为枪支;有1支不能确定是否具有致伤力,不能确定是否为枪支;有3支不具有致伤力,认定为仿真枪。该鉴定成为法院判决的重要依据。

一、二审辩护律师、北京盈科(广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玉忠称,对于这份鉴定意见,他从侦查阶段就提出异议,申请重新鉴定,但最终没有得到准许。

周玉忠和徐昕均认为,泉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及鉴定人员没有提供资质证明,福建省司法厅作为法律规定的鉴定人登记备案、公告的部门,官方网站查询系统也没有显示该机构及两位鉴定人员的任何信息。

福建省司法厅法规和司法鉴定处工作人员解释,公安、检察院等设立的鉴定机构由公安、检察院自己管理,“所以在司法厅的网上是查不到的”。

从事鉴定工作30多年的业内人士赵凌(化名)介绍,我国鉴定机构目前实行两套系统,一套面向社会,一套面向公安检察机关内部。

在赵凌看来,这份《枪支、弹药鉴定书》部分内容不合规范。赵凌说,该机构鉴定了24支枪,但只在“分析论证”中笼统地概括“20支送检‘枪支’所发射的弹丸最大枪口比动能大于1.8焦耳/平方厘米”,既没有每把“枪”的具体数值,也没有交代检验每把枪如何射击,“这是不能服人的”。另外,鉴定人、复核人的人员安排也欠妥,“鉴定人的职称是工程师,复核人却只是助理工程师,这个是本末倒置的,复核人的职称通常应该更高。”

■专家说法

与走私武器罪立法本意不合

周玉忠表示,这是他辩护的类似案件中量刑最重的。今年1月,他辩护的首起“仿真枪变真枪”案件的当事人、仿真枪商贩王国其,历经六年七审两次撤诉,最终被广州市越秀区检察院认为不构成犯罪,作出不起诉决定。

徐昕认为,刘大蔚案量刑过重。与其案情相近的有广州白领冯某:冯某在香港购买仿真枪入境被抓,因34支仿真枪被鉴定为真枪,深圳中院认定其犯走私武器罪,“按照法律规定本应判决无期徒刑或者死刑,但深圳中院认为按照法条判决过重,罪刑不相适应,遂在法定刑以下判决有期徒刑8年,判决须经过最高院核准方能生效”。

在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看来,当时设立走私武器罪,想象的情境是被告人拿到枪支、弹药后逃避海关监管、偷越边境,“这是很可怕的行为,这种情况之下,处罚标准是很严的”。

“但是,刘大蔚并没有做这些,他只是有购买行为,一是他对这个行为不了解,二是他想到这个网上能买到的,肯定是仿真枪。”阮齐林说,如果说走私行为,那都是卖方在干的。

阮齐林认为,此案显然和当时的立法本意不一样,走私武器罪“得有多大的技能,得有多大的犯罪规模、犯罪胆量呢。这不是刘大蔚能干的,他就是点个鼠标、打个钱”。

阮齐林表示,《刑法》第63条第二款规定了例外的情况:犯罪分子虽然不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,但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1-23 17:21:21